自由的路上我终于跌倒了

19365 26 20 生活 2023-12-20

向自由出发

错过了八月和九月,借着十月底茂名的朋友结婚,浑浑噩噩的我收拾了行囊骑上我的摩托驶向那条自由的道路。没有确定的路线,也没有确定的计划,就打算如果路上停下觉得腻了累了下雪了就直接把车寄回来。大概定了落点,从河源-广州–茂名-北海–南宁–昆明-大理-丽江-香格里拉-那曲-拉萨。

原来在一个地方待久了真的很容易产生依恋,摩托上除了满满当当的行李还有独享的孤独,但是只要一启动发动机便能感受到风的力量。经过山川湖泊的时候我望向远方,在头盔内放肆吼叫着。

在茂名也经历了不多得的欢畅时光,和一群许久未见的朋友海边弹琴高歌,再次把喜欢的那些歌唱出,人还是那些人,只是多了一些时间的痕迹,以及身旁的大海。

跌倒在路上

朋友婚礼结束后我继续摩旅生活了,乐极生悲或许是注定的,在接近北海的途中,我出事了,命运好似鬼使神差一般把我卷进了这次车祸,前方路口有一辆摩托停在国道中间想过去,我直行减速后发现他没动,感觉他在让我,然而他突然在我驶近后窜出来,本能性我减速等他过去,结果发现他急刹在了我的车道上,躲避不及的我最后撞上了。原来在一些情况人真的会失忆,碰撞后我想不起来撞的过程,只记得我倒地后往前滑了好远好远,没有任何疼痛感。

微信图片_20231220145613

在肾上腺素飙升的作用下我立马爬起,看到衣服和裤子破了,左手也弯曲到一个奇怪的角度,来不及思考我望向后方,看到倒下的摩托和躺着路上的两个老人,瞥见他们身上的血,那一刻我意识到我的人生完了,后悔的思绪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强烈。

当0.00001%的概率坍缩到自身的时候,那就是100%了,一种无法诉说的绝望和无力感涌起,大部分来自于担心伤情未知的对方,一部分因为一人在异地无亲无故。一直想着要是那天临行前喝多一口水,抽多一根烟,或许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那个下午是我至今不敢过多回忆的,没经历过这事,一整个精神恍惚,沉浸在未知的无助和孤独的恐惧。救护车把我们送到了医院,那时候看着他们年事挺高,我在想万一没了,我也在那一天一同离开吧,这个念头充斥着脑海。巨大的心理压力让我连手骨断了都没有任何疼痛感。恍惚中医生喊了我好几声:“要住院吗?住院就要在这里做手术”,我这才回过神来,说:“需要家属陪同吗?”,“那是肯定要的啊”医生回答道。

因为打小就没惹过祸,所以一直没敢拔出家里的电话,直到另一方家属来到,对着我一顿劈头盖脸的骂,逼我交了几千块钱后,我知道我处理不过来所有事了,用颤抖了一下午的手点击拨通了家人电话,并没有想象中的责骂,而是关切和焦急的担心,陆陆续续所有的姐姐、姐夫、姑姑都打来电话,我再也压抑不住情绪抽泣起来。

家永远是最好的港湾,遗憾的是我这时才理解。拖着断手上了车,从晚上九点一直到第二天九点,时间从未如此漫长,中途我看见了深不见底的黑夜,以及清晨大雾缭绕的高速中投入一道金色的霞光,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实,精疲力尽的我车程中醒来了大约不到半个钟,回到家才稍微放松了一点。

微信图片_20231220145615

走一遍医院所有流程:住院、做手术、出院,家人朋友也一直给我安慰,只要对方没死,就是责任划分和赔偿的事情。或许是我太善良了吧,从没有想过这些事情,只觉得是因为我的存在才让他们受了重伤,默认地给自己定了全责。

微信图片_20231220145610

躺在病床的那些天度日如年,被限制了自由,每天输的液比我喝的水还多。看到隔壁床一个断手断脚的年轻人生活不能自理,相比之下我得到了些许慰藉,骨科病房什么病人都能看到。那几天也想了很多很多,包括我不打算结婚的想法也动摇了。是啊,我不可能永远年轻,永远健康,永远没有任何变故,永远不需要人照顾,难不成我五十岁时候万一出事还要七八十岁的父母照顾吗。

不知道止痛药太有效还是心理压力太大,从摔倒到手术前后始终没有过疼痛,平时也是个连打针都怕的人。卸下心理负担后,手术伤口拆线反倒是深刻。

双方拉扯

手术挺顺利的,无论对于过程还是对于个人。最棘手的往往是和人相关,出院后带着绷带的手回去了当地交警部门做口供,再次见到的对方的家属,张口就是咄咄逼人说要钱。最后定责书判定为双方同等责任,我想着地方主义,而且对方老人家也就无所谓了,之前的钱就当做赔偿双方和解。对方家属却当场表示肯定是我全责,要申请复核。后面我回了家,他们怎么和交警交涉不清楚,他们给了我发了消息,语气极度缓和:“我作为家里的代表出来的哈,主要是想和你商量嘛,我们是想一万五我们就和解,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点头的哈”,也表示不会去复核,他们兴许是不太懂法,那普法的任务就交给我吧,之前咨询过朋友未让直行这种情况至少对方是一个主责,于是我申请了上一级的复核。

是我之前把这件事情想太沉重了,行驶在路上的摩托享有同等路权,兴许是前些年碰瓷老人的新闻看多了,以为会一直被缠身 ,现在想想,他们想要钱也没有任何办法,法律诉讼也打不赢,毕竟目前判为同等责任。

不相信否极泰来,但愿否极泰来

不幸的是发生了车祸,幸运的是连人带车飞出去近十米,除了左手挠骨断,手腕脱臼和皮外伤之外,没有任何问题。

我逐渐开始相信命运了。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这种励志的话,更多是一种精神鼓励而非反映客观现实。所谓命,表示出身,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士族,出身决定人格,过去的经验造就现在的自己,你的家庭,你的性格,你的习惯等一切使然。运,则是后天的运气,一个人的未来就像薛定谔的猫,在黑盒子中无人知晓,仅当打开时才知道结果,有人走路捡到钱,有人走路踩到屎,有人因为早上车躲过了拥挤的公交,时运如此。相信命运也不代表绝对的唯物主义,不否定个人奋斗,只是明白万事万物都是在既定框架内,与自己和解才是一条适合自己的路。

23年真的流年不利,而今躺在床上的自己,回想起一年前的截然不同,那时满怀欣喜和对未来的信心,和一群朋友在广州生活,有数不尽的兴趣爱好,内动力十足,每天下班就是健身,一到周末就出门欢聚。即将凑够钱首付一套房,准备年中在家里买房,然后年底买车。三月份敬爱的爷爷离开了人世,亲眼望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。四月份被公司裁员,五月份选择回了老家,六月份陪伴我许久的猫死了,慢慢地钱也花完了。本该拥有一切的今年,突然什么都没有了,差点连生命都失去了。

微信图片_20231220151056

不相信否极泰来,只能说热爱生活,多陪伴家人,最近也没有思考人生的意义之类的了,无限接近死亡才能体会生的意义。很喜欢一句话“人生没有任何意义,只是各种体验的叠加”,等恢复些许之后就去看一场雪吧。

© 2020 peal.cc 粤ICP备2020133024号